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说说右脑开发问题



现在业界对于右脑开发又有了很多争议,很多人说,经过现代医学证明,我们的大脑根本就没有单纯的左脑右脑的功能一说,左脑右脑无时无刻不在彼此间交流信息,所以它们的功能是协调统一的,单纯的右脑开发并没有多大意义。还有,经过各种仪器检测,我们的大脑本来就是在百分之百的使用,根本就没有普通人只开发到百分之几的说法。

既然冠以科学之名,对于大众来说,那肯定是很有说服力的。但是一些曾经真正下功夫练过右脑的人,却真的在图像记忆、图像思维以及直觉能力等方面有不少取得了不小的进步,这又怎么说呢?所以现在右脑培训机构还是比比皆是,右脑开发也是很多潜能开发机构的口头禅,包括大脑密码这里也是。

关于右脑开发是不是伪科学,在以前的文章和日志中都写过,这里不再赘述了,我只是想起我自己小时候的亲身经历,来探讨一下右脑开发的利与弊。

小时候的经历

我小时候家住在农村,虽然不是青山碧水,但是那种乡野的田园风光也是很美的。晚上仰望星空,也可以看到满眼的星星,那璀璨的星空给人无限遐想。绝不像现在城市里面,晚上仰头是灰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我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以下这些是经历。当时我认为这些很平常,但是后来曾经对人说起,他们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那时候我经常在白天跑到野外,看一眼这大好风光,然后就闭上眼睛,眼前就会出现更加美妙绝伦的景象,比眼睛看到的还要真切。我可以想像自己在这片美丽的景象中飞翔遨游,看到各色各样美丽的鲜花、野草小动物什么的,可以和他们一起玩耍。到了晚上,我躺在院子里面,仰望星空,然后闭上眼睛,然后我眼前就会出现更加明亮,色彩斑斓的星空,然后我就可以腾身而起,在这些星辰之中穿梭。我可以到达一个美丽的星球,看看那里的景色,伸手触摸身边彩色的光带。我甚至可以体验到那些光带里的一些物质的颗粒感。

而晚上睡觉的时候闭上眼睛,也都是先游历一番再睡。闭上眼睛,眼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人,看过或没看过动物,在各种平常或者奇异的地方生活。我可以和他们一块儿玩耍,对话,甚至去共同做一些事情。以上这些都是非常真切的,身临其境,甚至比眼睛看到的还要真。

以上这些经历,可能也是后来我对电脑游戏和手机游戏,从来不感兴趣的原因之一,因为在我看来,我经历过的这些,比电脑游戏和手机游戏有意思的多。

那时候的学习对于我来说也是很简单的。在整个小学阶段,我从来没有感觉过自己学习上遇到过困难,因为老师上课讲的我一听就懂,老师要求记忆的,我看两遍也能背下来。我们那时候除了数学语文以外,还有一门叫做自然的课,我当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把整个自然课本以及老师说的问答题,全都背诵下来。我那时候还看课外书,把自己家里的藏书看了个遍,像红楼梦,西游记,三国里面的一些诗词歌赋什么的,都能背个八九不离十。因为背诵对我来说是最简单的一件事,我只要把文章从头到尾的看两遍,然后回忆的时候我眼前就会出现我刚才读的那页书,我只要看着再读一遍就行了。

那时候我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在全公社(我那时候是人民公社)经常是数一数二的,这一点非常让我的老爸老妈以及我的班级老师感到自豪。

所以有了这些经历,在我成年以后接触到那些全脑速读、右脑开发等等一般人很难理解和接受的东西的时候,就没有一点质疑的心思。因为里面描述的很多能力,我小时候就有,甚至比那里面说的还夸张。

和很多有类似经历的朋友一样,这种能力我并没有保持到成年。

在初二那年我看了一个电视剧,里面有活埋人的镜头,吓得我够呛。于是在晚上睡前,我突然就开始考虑生与死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好像脑子里面轰的一声,让我感觉心惊胆战,然后眼前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漩涡,把我整个给吸了进去,然后就睡着了。等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脑袋里就好像少了什么似的,大脑木木的,好像就傻了一样。仔细体验一下,发现原来是头脑中那些从记事开始就陪伴我到现在的那种美丽图像没有了。这种感觉就好像眼睛突然瞎了一样。也许有的朋友会说,这也太玄乎了,我也认为很玄乎,我也宁可它是那种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它就是那样发生了。

我搞潜能开发以来,接触过不少小时候有过类似于我的这种能力的人,只是像我这种突然丧失能力的人很少,大部分是长大了之后慢慢的能力消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这种能力,他们也说不清楚。

我都难以想象能力丧失之后的那段日子我是怎么撑过来的,我的学习成绩急转直下,人变得木讷,不善言辞,郁郁寡欢,整个世界都变成灰色的了。我记得当时还开过一次家长会,让学习取得明显进步的同学介绍学习经验,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我——让我总结一下学习一泻千里的教训。这对我的自尊又是一次严重的打击,我能说什么?我把我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的真实原因说出来,你们信吗?于是只能胡编乱造,说自己突然不爱学习了,说自己不够努力,说自己意志不佳,辜负了老师同学的希望等等,一大堆言不由衷的话。后来老师也重点关注了我一段时间,希望我能东山再起,但是最终让他们失望了。

我只能从头开始,学习像别人那样念着看书,学习像别人那样一遍遍的大声朗读背诵,学习像别人那样在纸上画图、演算……现在想起老师的白眼,父母的失望的表情,同学的幸灾乐祸,我还是感到一阵阵的心悸。我真不知道那时候我是怎么挺过来的。一直到高考,我的成绩都是在中游徘徊,因为我感觉我学习别人那样的思维方法,就是邯郸学步,怎么也学不像。所以我也没法用他们的学习方法,来拯救我自己的学习。好在高考的时候,我似乎稍微的找到了一点感觉,考上了一所三等医学院校。

以前我总是想,如果这种能力能一直保持到现在,那我的人生将会是何等的精彩。但是后来辩证的想一下,这何尝不是大脑的一种自我保护。如果当时能力没有丧失,而我又反复的思考生死问题的话,以我当时的心性来说,真不知道能不能够承受的住,结果会是怎样,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还有我经常设想,假如具有那种能力的小时候的我,生活在现在这个时代会怎么样。手机资讯这么发达,好的坏的根本容不得鉴别就往眼睛里灌,如果接触到了一些恐怖的、不健康的图片或信息,我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另外由于职业的关系,我也接触过很多,有心理疾病,甚至有精神疾病的人。他们的精神或者心理疾病出现症状,绝大部分都是出现在自己的青春发育期,而且他们当中至少有80%的人,图像思维能力以及图像记忆能力都是相当的好,换句话说就是右脑高度发达,发达到他们甚至分不清自己的臆想和现实。这里面是不是也和上面说的这些有某种联系?

而现在的搞右脑开发的,都号称自己都能把右脑的能力开发的非常非常棒,能够达到波动速读,照相记忆,甚至蒙上眼睛也能看字儿,有的干脆说能开第三只眼,也就是咱们常说的天眼。而且,他们的开发对象都是未成年的儿童。

假如他们说的都是真的,这能把右脑开发到那种程度,结合以上我说的这么多,我只是有几个疑问,以供借鉴:

第一,把右脑高度的形象思维开发出来了,但是你能保证他们总是想好事,不想坏事?右脑能力都用在学习上,而不用在其他地方?他们都是小孩子,心理承受能力很差,心性不过关,假如一旦陷入胡乱想象的漩涡,谁能拯救他们?好像现在心理学上还没这样专门的一个分支。

第二,有没有想过因为他们的思维模式和平常人不一样,如何应对他们的心理问题?

第三 ,绝大多数小时候右脑发达的人,成年以后都要丧失这种发达的右脑能力,以确保自己逻辑思维能力的成长。假如小时候右脑高度发达,一旦进入初高中以后,右脑能力丧失或者逻辑思维不能适应的话,以现在孩子的这种心理承受能力,如何应对他们的这种心理落差?

所以有的朋友问我,为什么不搞儿童脑力开发这一块?就是因为上面说的这些问题,我目前还没有能力能解决掉。而我的别人没有体验过的亲身经历,更让我知道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的凶险程度。而成人或者接近成人的脑能力开发就没有儿童期那么剧烈,并且在大脑密码设计的训练中,是左右脑均衡发展的。如果自己的心性不能够承受对应的脑能力的话,会卡在某一个地方,无法晋级。这对人对己,都是一种安全阀似的保护。

后来的自我训练经历

首先说,我目前的右脑能力绝没有七田真所描述的那样的照相记忆能力。我的右脑能力仅限于可以通过图像思维问题,或者在阅读之后通过文字形象来调用所需要记忆的部分。所以右脑能力比我强的朋友可以就此打住了,或者当做班门弄斧的笑料。

当初是从全脑速读那里接触到了右脑开发。只有一种途径,就是默写,或者各种变相的默写。要说效果,确实有用。但是非常枯燥,乏味。自己没有坚持多长时间便想偷懒了。后来感觉到了无声思维,更没有进行右脑的刻意训练

但是,在实际运用的过程中,发现单单靠单纯的无声思维,回忆一些需要精确记忆的东西,例如程序代码,英语单词,或者一字不漏的背诵经典的文学段落,总是出现丢落的现象。于是,又开始想到了右脑开发。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我并没有怀疑自己能否开发出一些形象思维的效果,只是因为年龄已经比较大了,不知道是否还能训练好。但是好歹没有白费力气,有所小成。然后总结到了无声思维里,叫做“文字形象的无声思维法”。

首先是用七田的方法练习。但是别的不说,单单黄卡就让我苦恼了一个月。根本没有任何起色。于是偷懒的想法又来了,开始自己想办法,并且在训练中颇有心得。

说白了,速读中所能用到的右脑功能,无非是形象思维和形象记忆。后者是前者的基础。而形象记忆能力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图形回忆的精确程度,一个是右脑回忆的量的程度。

1.右脑回忆的精确程度训练:就是一个图片看到之后,是否能回忆出细节,回忆出颜色等。很多朋友喜欢一开始就从网上复制一堆图,然后开始记忆。这样练习起来很困难,就像用左脑记忆一样,你一开始就记忆一大段文字,肯定吃不消。但是一开始记忆一句话,很容易就记住了。所以右脑训练也应该从简单图形开始,一步步过渡到复杂图形的记忆。

另外,从我自己的体会来说,右脑回忆和左脑回忆方法是完全不一样的。右脑回忆时候一定要大脑放松,就是不要像用左脑回忆那样,绞尽脑汁的去想,而应该在放松状态下,由图像自己蹦出来。蹦不出来说明右脑能力不够,应该接着练习。还有就是右脑喜欢整体的图像,而不能像用左脑那样,先把图形的一个个局部抠出来,然后再组合成一个整体。右脑最烦的就是这个。

我训练这个阶段用了一个月。直到可以看到一副图画,清楚的回忆出细节和颜色。此时想起来七田的黄卡。于是又拿起来去看。此时欣喜的发现,黄卡很轻松的看到了原色。我想,我原先刻苦的练习黄卡而无效,现在通过这样的“曲线”而达到了效果,也许黄卡本来就不是一个训练项目,而是一个检测项目。

2.右脑回忆量的训练:精确度有了,还有一个就是能不能一次记住多幅图片,这关系到后面是否一次能记住大量的文字。有了前面的基础,这个就好办了很多。这个练习我用了20几天的时间,可以记住30副左右的图片。

还是那个体会:右脑回忆时候一定要大脑放松,就是不要像用左脑回忆那样,绞尽脑汁的去想,而应该在放松状态下,由图像自己蹦出来。顺序不管,只要是回忆出来就行。蹦不出来说明右脑能力不够,应该接着练习。

3.向文字形象记忆过渡。为了避免左脑参与,我用的是毫无逻辑意义的文字组合。从几个字开始,直到十几个字,几十个字。同样是上面的方法回忆。我的感觉是,能够看完四五句话,然后能精确的回忆出来,基本上无声阅读后的回忆能力就够用了。

4.右脑的形象思维能力培养。上面的练习完成以后,右脑回忆的都是一些静止的图片,无法连贯起来。怎么办呢?我把七田的黄卡做了改装,并且自己做了一些动态图。因为那时候我还不会编程,只能用简单的gif动画,费了不少力气。但是训练效果却是很好的。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我后来学习编程的时候,想到一个程序,可以直接在右脑中出现一个程序画面,甚至每个按钮的编程思路都可以一下子想好。右脑的“整体”思维威力开始发挥出来了。

右脑训练到此,我就没有进行更深入的训练。因为我感觉够用了。后来编写无声思维软件,本来没有想把右脑的训练内容加入进去,因为感觉右脑厉害的人有的是,我这属于画蛇添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月影逐波管理员

263篇主题总数

75总热度